当前位置:首页 > 杂志文章 > 非常视角

高校毕业生 就业质量的实证研究

    现在大学生创业非常热,大家都在谈创新创业,但是毕竟大学生创业的占比是很小的,绝大多数的毕业生还是要先就业。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究竟如何?他们毕业后去了哪儿,对找到的工作满意不满意呢?基于大规模的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调查数据,针对就业质量进行实证研究,对改革高等教育和改善就业工作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关于就业质量,一方面与劳动力市场需求有关。经济发展缓慢、岗位需求不足对毕业生就业质量会产生负面的影响,相对收入或实际收入有可能下降,专业不对口和过度教育的占比有可能上升。另一方面,就业质量也与高等教育的供给有关。如果高等教育本身的质量不高,毕业生的就业能力不强,专业设置不灵活,则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就一定不高。下面从两方面进行分析:先从劳动力市场的表现看毕业生的就业质量,然后考察就业质量与高等教育质量之间的关系。
    分析就业质量可以有不同的纬度,从层次上分,可以从宏观、中观、微观角度考察,其中微观层面主要体现在学生个体上。从毕业生个体的微观层面,又可以分为客观评价和主观评价两方面。在毕业生就业问卷调查中,月起薪、就业地点、就业岗位、劳动关系等指标属于客观指标;而毕业生对于收入的满意度、对于专业匹配度、学历匹配度等的个人看法等指标则属于主观指标。
为及时准确地了解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状况,为教育决策和毕业生就业提供更丰富有效的信息,北京大学    教育学院自2003年开始每两年进行一次全国性的高校毕业生就业问卷调查,每次调查包含大约30所院校,2万人左右的毕业生。2015年的调查包括我国东、中、西部地区17个省份的28所高校,每所高校根据毕业生学科和学历层次按一定比例发放500~1000份问卷。调查参照我国高等教育的地区结构、学校类型结构、学历结构、专业结构、性别结构等进行抽样,使样本具有较好的代表性。
    2015年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特点首先表现为单位就业比例与待就业比例“双降”。考察毕业去向的变化趋势,2003年、2005年、2007年、2009年、2011年、2013年和2015年,毕业生在毕业时“已确定单位”的比例分别为40.7%、47.2%、40.4%、34.5%、43.3%、43.5%和33.3%。2003年“非典”因素造成单位就业比例低,2009年由于全球性经济危机比例低,而2015年是因为我国经济增速降低。2015年毕业生毕业去向的显著特点是在市场和高校双重压力下的单位就业与待就业比例“双降”。单位就业比例下降是因为经济进入新常态,2015年经济增速下降到6.9%,这是自1991年以来最低的数字,因此单位就业的比例下降了。另一方面,高校这些年的就业工作做得扎扎实实,在高校的努力下,毕业生待就业的比例也在下降。那么更多的毕业生去哪了呢?与以往情况不同,2015年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去向更加分散化,有更多的学生选择升学、出国、自主创业、灵活就业。在本次就业调查中,2015年自主创业的比例超过4%,看上去高于人们的预期,一般的估计应该在1%左右。其中的原因可能有两方面,一是自主创业的比例确实在增加;二是学生对自主创业概念的界定可能比较宽泛,某些毕业生可能把自由职业等也当成了自主创业。
    第二个就业特点是各个学历层次的初次就业率差异逐渐缩小,呈现出趋同的现象,即专科、本科、硕士、博士的就业率越来越接近。从就业地点的分布看,80%以上的毕业生在大中城市就业,体现出我国经济发展以城市为主的特点。特别是在西部很多省份,省会城市在地区生产总值中的占比都很高,比如排在第一的银川占比超过了50%。从单位性质的分布看,企业是毕业生就业的最主要单位,合计占比达到77.8%。
    下面重点考察就业质量,第一个指标看收入。收入不仅是衡量就业质量的重要客观指标,也是毕业生非常关心的。从名义收入来看,从2003年到2015年毕业生的收入逐年增加,似乎就业质量越来越高。但是,应该考虑物价上涨的因素,看实际工资。为简单起见,我们采用相对收入的比较方法,与我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比。看相对于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起薪指数,2003-2009年间收入呈现显著的下降趋势,之后保持基本平稳,尚未出现回升的势头。因此,从实际工资或者相对工资来看的话,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在下降。第二个就业质量指标看专业匹配度。调查数据显示,超过三成半的毕业生工作与专业不对口。近年来,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很快,第三产业在增加值中的占比超过50%,高校的专业结构也应相应地及时做出调整。另外,在第三产业中工作是否与专业对口衡量起来比第二产业难。第三个就业质量指标看学历匹配度。调查数据显示,有21.6%的毕业生存在过度教育情况。很多学生为了增加求职成功率,而追求更高学历的教育,造成人才和资源的浪费。第四个就业质量指标看期望收入达成度。对实际收入与期望收入进行比较,数据显示有38%的毕业生找到的工作实际收入低于期望收入。第五个就业质量指标看就业满意度。就业满意度是毕业生个人的主观感受,在已经确定就业单位的毕业生中,有25.9%的毕业生对找到的工作感到非常满意;53.6%的毕业生感到满意;19.0%的毕业生感到一般;1.2%的毕业生感到不太满意;只有0.3%的毕业生很不满意自己的工作。如果按照百分制计算平均得分,总体满意度的平均分为76分,这一分值并不能算很高。
    在调查问卷中,除了总体满意度,还包括了具体工作状况的满意度指标:工资福利、工作地点、工作稳定性、个人发展机会、社会地位、独立自主性。统计显示,当问到具体情况的时候,毕业生的主观满意度明显下降。令毕业生感到最不满意的是社会地位,其次是独立自主性;相对满意的是工作稳定性和工作地点;工资福利和个人发展空间的满意度处在中间状况。如果按照百分制计算平均得分,社会地位满意度的平均分为66.8分,在及格之上,但是分值不高。
    关于就业质量的统计结果可以归纳一下,基本结论为:单位就业比例下降,就业形式多样化;相对收入持续下降到谷底,未见回升势头;两成过度教育,三成学非所用,四成期望收入未能如愿;总体满意度较高,但具体指标满意度低;在工作地点和工作稳定性上满意度相对较高;在社会地位和独立自主性上满意度相对较低。总体而言,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不高,且有下降的趋势。
    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与高等教育的培养质量有怎样的关系呢?为了探究两者的关系,我们对高等教育的培养质量也进行了调查,对于院校提供的学习条件和机会,相应的指标包括:A.通识教育课程(含课程设置与教学质量)、B.专业技能培养、C.校外实习机会、D.参与校内社团活动的机会、E.就业指导、F.专业转换机会、G.专业知识学习、H.跨学科学习、I.图书馆设施和藏书量、J.教师队伍整体的教学水平、K.教学辅助设施与实验、试验或实训条件、L.参与课题或项目的机会等12个具体问题。对学生在学校期间的增值评价,问卷包括:广泛的一般性知识、专业知识、方法上的知识、外语能力、计算机能力、对复杂的社会组织和技术系统的了解、计划协调和组织能力、梳理观点和信息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学习能力、自我评价能力、创新能力、压力下工作的能力、关注细节、时间管理、工作的适切性、专业领域的动手能力、独立工作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灵活性、自信果断坚定、注意力的集中、忠诚与正直、国际视野、语言表达能力、书面沟通能力、包容力、领导力、责任感等29个问题。
    统计结果发现,在院校提供的学习条件和机会方面,学生评价最高的是教学表现。通识教育课程、教师教学水平、专业知识学习以及教学辅助设施等让学生感到最满意。从院校比较看,“985”高校一枝独秀,在各方面都表现突出。在实习与就业方面,高职院校优势显著。在专业转换机会上,独立学院表现最好。学生最不满意的是专业转换机会和跨学科学习。由于各学校内部都存在强烈的“专业保护主义”,专业转换始终面临很高的门槛,因此学生对此最不满意。北京大学为提高培养质量,2016年出台新办法,允许本科生在学部内自由转专业,并且要求接受院系不能按照成绩设置门槛。学校教务部要求各院系必须无条件的让转换专业的学生转出,并须承诺接受一定数量的转换专业的学生转入。北京大学的做法虽然还不能百分之百地满足所有学生的愿望,但是在全国高校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体现出以学生为本和以市场为导向。如果按照百分制计算平均得分,最高分为74分,最低分为63分,分值都不高,表明高校提供的条件和机会有待加强。
    关于学生在学校期间的个人能力增值评价,按照百分制计算的最高分为76.5分,最低分为62分。统计结果显示,学生在品格、一般性知识、团队合作、学习能力方面表现较好。得分最低的5项内容依次是:外语能力、对复杂的社会组织和技术系统的了解、计算机能力、国际视野、创新能力。当今世界正处于经济全球化、移动互联网、知识经济交织的时代,对学生的外语能力、国际视野、互联网和计算机能力、创新能力以及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都有越来越高的要求,但是高校毕业生恰恰在这些方面出现短板,未能满足日新月异的劳动力市场的变化需求。
    通过连续十几年的问卷调查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对于就业质量的客观评价和主观感受是有错位的,因此在进行就业质量研究的时候要把两方面结合起来比较分析。从调查结果来看,相对收入在下降,可是总体满意度在上升。就业质量不高既与市场需求低迷、经济发展疲软有关,但也与高等教育质量不高有直接的关系。以上内容是基于调查数据对就业质量的基本分析和评价,为了更全面、更深入、更细致对就业质量进行研究,需建立高校毕业生就业大数据,并对之进行数据挖掘和应用,让就业研究成果更好地为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服务,从而提升高校的教育质量和毕业生的就业质量。
 

最新期刊